第一章 地狱归来

第一章 地狱归来

灼热的阳光依旧射不透乌云,乌云下的世界,遍布疮痍。

昔日繁华的都市归于死寂,植被覆盖。存活在哪儿的,只有恶魔,就像神话中的堕落者,有着躯体,却没有灵魂。

悄然,一场雨伴随着声声咆哮的雷响,一场大雨如同珠帘倾泄而下,伴随着骤雨拍打的声音,洗刷着这个罪恶的世界。

一处故都的旧址,离地数千米的高楼天台上。一道落寞的身影,像一株扎根磐石的劲竹般立在楼台的边缘,直视着漫天的电闪雷鸣,不为所动。

狂风带着雨水席卷来,又见那些刺眼的电光时不时刺向他的面庞。

狰狞的血色的眼眸带着疯狂的绝望,随着大雨的冲刷,脸上的血污被缓缓的冲洗干净,冲刷的雨水仿佛带着罪恶自他的身躯到垂立的双手流下,淹没在着无边的世界。

暗纪元159年2月28日。

一场大雨倾洒了一周时间,世界的任何地方,都迎来了这末世以来,最久的一场雨。它不仅仅代表着水源,变异植物的生长,挣扎求存的杀戮。

而在这场大雨中,极少部分天赋异禀的,代表着地狱恶魔的丧尸迎来了一场巨变……

天台上,一个消瘦的男子身影,坐在楼台扶墙的边缘上,俯视着高楼下的荒芜城市。他整整一周没有进食任何东西,显然,他不是正常人类。

就在这一场大雨中,他逐渐恢复了思维能力,从开始的,似婴儿般的意识到如今的正常的逻辑能力,伴随着一些破碎的记忆碎片,脑海中渐渐梳理着。

不知不觉,大雨停了,在骤雨淅沥沥的声音中,他回忆起了自己过去的一切。

我。

江祟,二十一岁,IT行业应届毕业生,一场笼罩世界的黑暗之后,变成了,丧尸……之后……杀戮,无止尽的杀戮……

“我,活过来了?”

江崇有些茫然的抬头望向天空,依旧是蓝天白云,刺眼的日光,但脚下的荒芜同时也在提醒着他,这一切都不是梦,不是幻想。

忽的,他将右手举到眼前,想遮住刺眼的日光,但眼前让他愣了愣。

目光中的这只手,不算干净,但很完美,很细嫩,又很苍白,他瞄了一眼左手,同样如此。就像和平年代的富家公子小姐,没有一点伤痕,粗糙。这对于曾是丧尸的江崇来说,这显得太不可思议了!

江崇下意识的用手摸摸自己的脸,忽然他想看看自己如今的摸样。

不知如今过了多久,这片城市又或者说他眼前所能触及的一切,都变得死寂破败,掺杂着过去的建筑和腐朽的一些交通汽车之类的残骸。

楼台上还残留着大雨过后的积水,江崇站起身来,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早就破成布片的衣服,便走向那处水洼。

水中的倒影,一个带着冷酷高贵气息的男子映入眼中。

江崇楞了楞,“这,是我?”带着一种古怪的语气。

“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此刻,水中倒影的脸绝不是记忆中的江崇,应该20出头的模样,消瘦但棱角分明的脸庞。这要在文明时代绝对是男模巨星级。

这可真是整容了,江崇有些惊异的想着。

要是在他刚毕业那会儿,顶着这张脸还能愁工作?女朋友还不是大把的往前送……

然后他开始拿手触着下巴左右摆着pos,很是满意。

然而一会儿便没了兴致。

丧尸?人类?江崇满脑子都是这些离散的画面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属于那一类。

此刻,江崇也不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,就算他清醒的知道自己身而为人的记忆,但是,竟有着一种熟悉的陌生感。

江崇缓缓的走在这栋楼的一层中,这每一层都有一千多平米,地面上散落的杂物和灰尘,很杂乱,似乎是过去的一个高级会所。

走的愈发久,他好像听到一些斯吼的声音,就在那些迷乱的拐角和隔间中。

本能的,他缓缓的放开了自己的意念,一种莫名的思维感官笼罩了整栋高楼,毫无死角的探查着一切。

刹那间,数千只丧尸就像在他眼皮子底下一样,而且,江崇感受到自己似乎可以控制它们,控制那些丧尸,它们的思维对于江崇来说简直就是白纸,随他操控一样。

他试着控制了两个离他最近的丧尸,片刻,两只丧尸来到了江崇面前,一高一矮,生前好像都是男子,同样的带着暴虐疯狂的猩红色眼睛,干瘦的身躯墨色透露着绿灰色。

江崇面色古怪的喃喃道。“还好我变回来了。”也许是意识中人类的思维,江崇可不希望自己变成这副模样。

将这些杂念抛到一边,要想在现在这个末世中活下去,最重要的就是力量,他必须掌控自己所拥有的一切,这将是他存活下去的资本。

刚刚在天台,他试着挥拳,能轻易的打穿了近乎半米厚的楼墙,手上没有丝毫伤害,这仅仅是他用了五分力,而他的速度可以轻易的达到每秒百米。

江崇虽然不知道自己此刻拥有的力量是怎样的层级,但相对于眼前的这两个丧尸来说,他可以轻易的干掉它们,甚至整栋楼的丧尸,虽然其中有几个有些不同,但在过去作为丧尸的本能中,江崇有过那些厮杀的记忆。

彼此是为了…为了……

丧尸脑中的……一种东西。

作者的话:
认真的修改一遍。
< 退出阅读

地狱使徒